2015年9月2日 星期三

【東亞漫遊】首爾東大門設計廣場 (DDP):不只文創、更重要的是連接過去的歷史與對未來的想像


何撒娜/東吳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

設計極具未來感的首爾東大門設計廣場(DDP),感覺就像是外星人都教授乘坐來地球的太空飛船。(圖:藍祖蔚提供,藍色電影夢)
為什麼韓國能發展出強大的文創產業、我們卻似乎只剩下要價昂貴的百貨商場?

我相信這是很多人心中的疑問。不久前我參加了在台北舉行的一個公共行政領域研討會並發表了關於韓國觀光產業的論文,當時與會的本地學者們提出一個問題:目前我們所發展的,究竟是「文創」、還是「產業」?

文創產業是個複雜的議題,光是「文創」兩個字該如何定義與解釋就是個大難題,很多人覺得「文創產業」就是「把文化當作生意來作」,難怪我們許多所謂的「文創園區」到最後就只剩下百貨商場,還附加上昂貴精緻的美食街。有次我陪著一位來訪的韓國朋友去逛松山文創園區,逛了一圈之後,他問我到底屬於台灣的文創在哪裡?因為我們所看到的不是國外來的東西、就是設計精美要價昂貴的百貨商品。幾次我在不同地方演講或導讀與韓國文化創意相關的主題時,總有聽眾帶著焦慮地問我:到底什麼才是屬於台灣的文化與創意?

很多人把韓國文創產業的飛速發展歸功於韓國政府的政策與扶助。不過,從很多數字與實例研究來看,其實韓國文創產業的發展初期都是由民間發起,政府隨後才扮演了支援性角色,提供各項支援創新的基礎建設與法規。還住在首爾時,我有次參加了一個討論韓流在海外發展情況的政府委託案研討會,委託單位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與會的某位長官,報告時坦承在韓流的發展過程中,政府作的其實很有限。

那麼,究竟韓國的文創產業強大的原因在哪裡?

我不是文化政策專家、也不是相關業界專業人士;身為一個韓國社會與文化的研究者,我想回到文創產業的核心來討論這個問題,也就是「內容」的部分。台灣的「文化創意產業」,主要概念承襲自英國首相布萊爾內閣最早在1997年所提出的「創意產業」(Creative Industry),針對文化與創意面進行產業發展政策。英國定義創意產業是「結合創造力、技術和天賦,有潛能利用智慧財產來增加財富和就業的產業」,範圍包括了13種產業:建築、工藝品、設計、古董、時尚設計、音樂、表演藝術、視覺藝術、廣告、電影、媒體及電腦遊戲出版、軟體及電視廣播影視。這樣的發展脈絡是在「創意經濟」(Creative Economy)概念之下,著重在文化商品、文化服務對於區域經濟所能發揮的功能。
韓國的文創產業名稱則更直接,韓文就叫作「內容」(contents/콘텐츠)產業;也就是說,「內容」才是文創產業的核心。那麼,所謂的「內容」指的是甚麼呢?我想以開館一年多的首爾東大門設計廣場 (Dongdaemun Design Plaza,DDP)作為例子,試著討論看看韓國人到底是如何思考文創產業的「內容」。

【全文請見自由評論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