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9日 星期五

【超A評論】月之闇面:SMAP、小栗旬與日本的怪獸經紀事務所


王文岳/中央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SMAP解體的震撼

今年一月,日本天團SMAP傳出解散的風波。此消息一出,日本輿論圈立即出現大規模騷動。日本大眾傳播圈頭版頭條討論此事,連首相安倍晉三都表示關切,日本大量網民討論的推特主機,甚至發生當機事件,雖然說SMAP作為偶像天團近幾年的聲勢已有下滑之勢,然而,SMAP解散風波 所造成的影響,仍然證明SMAP魅力不減。

最後,SMAP的解散事件在木村拓哉的調停之下獲得解決,在SMAP的富士電視台節目《SMAPXSMAP》中,五位團員一字 排開,由木村拓哉率領向觀眾鞠躬道歉。自出道以後作為偶像天團的SMAP何以想要解禁?此一風波真正的肇始者,實是SMAP所屬的經紀公司「傑尼斯」事務所內部的派系鬥爭所致,由此一案例,可以窺見日本藝能界的勞動現狀。

今年初,日本天團SMAP傳出解散的風波。消息一出,連首相安倍晉三都表示關切。(圖:翻攝自網路)


傑尼斯是日本首屈一指的偶像團體經紀公司,旗下握有眾多偶像天團的經紀權。近年來,創社元老喜多川強尼社長年事已高,經營權交 棒在所必行,然而,傑尼斯內部存在不同派系,造成經營上的危機。喜多川強尼的姊姊喜多川瑪麗現為事務所副社長,她極力支持女兒藤島茱莉為下任社長,為了打 擊與茱麗對立的天王經紀人飯島三智,常常在媒體前放話批評飯島三智,造成兩派關係勢同水火。飯島派的SMAP與藤島派的嵐(Arashi)鮮有同台演出機 會,去年以來瑪麗批評飯島三智的言論益形露骨,強化了飯島三智帶領SMAP出走的決心。

傑尼斯的宮廷鬥爭情勢一開始並不明朗,社長對於SMAP出走的態度不明,加上飯島的背後有某大型事務所支持,SMAP的成員除 了木村拓哉以外,其他成員亦不反對出走。飯島三智瞭解木村拓哉仍為SMAP中的重要台柱,出走必須帶走木村拓哉,因此極力向木村遊說,並且許諾在去年底的 紅白對抗中,將讓SMAP擔任主持。

飯島三智的挖角之舉觸怒喜多川瑪麗,造成瑪麗的全力反擊,迫使支持飯島三智的人士收手,以為得罪傑尼斯;加上在木村拓哉成功遊說SMAP成員的意向,最後終於讓這場延燒半年的解散劇場告終。

喜多川瑪麗為了打擊與茱麗對立的天王經紀人飯島三智,常常在媒體前放話批評飯島三智,造成兩派關係勢同水火。飯島派的SMAP與藤島派的嵐(Arashi)鮮有同台演出機會。(圖:網路)

輿論認為傑尼斯分裂勢屬必然,未來SMAP成員的演藝事業將有不同命運。因為具有54年歷史的傑尼斯事務所極為重視藝人的忠 誠,表現忠誠的木村拓哉將被視為「好員工」,未來將在公司的經營佈局扮演重要職位,中居正廣等4名曾有出走念頭,可能必須自我反省,甚至被凍結演出機會。 SMAP是日本一級的偶像團體,具有龐大的粉絲基礎,何以其生存仍受經紀公司所左右?這實與日本藝能界雇傭事實有關。

日本的藝能界與經紀制度

日本的藝能界的事務所權力極大,長期發展下,壟斷不同領域的重要藝人,即使電視公司也不敢得罪大型事務所。台灣熟知的傑尼斯 (ジャニーズ)除了有SMAP的木村拓哉、中居正廣、香取慎吾、草彅剛、稻桓五郎等藝人以外,還有現今相當走紅的嵐、V6、関8、KAT-TUN、 TOKIO、KinKi Kids等知名偶像團體。

傑尼斯除了有SMAP外,還有現今相當走紅的嵐。左起:松本潤、大野智、櫻井翔、相葉雅紀及二宮和也。(圖:網路)

Amuze(アミューズ)則有知名樂團南方之星、福山雅治、深津繪里、上野樹里、吉高由里子、佐藤健等知名演員。

奧斯卡宣傳(オスカープロモーション)則捧紅了米倉涼子、上戶彩、武井咲、剛力彩芽、忽那汐里等知名女演員。

Avex Management(エイベックス.マネジメント)則捧紅了濱崎步、倖田來未、ELT、BOA、globe、小雪、澤尻龍英華、東方神起等天后及藝人團體。

如果說,經紀公司掌握了藝人職業生涯的命脈,在日本寡頭壟斷的藝能界,藝人更是不能反抗經紀公司。在星野洋平的《藝人為何不紅了?》(《芸能人はなぜ干されるのか?》,鹿砦社,2014)一書中,就提到藝人要在業界存活,至少要做到「三個不可」:

第一、演藝人員不可脫離所屬的事務所宣佈獨立:演員是事務所的商品,無論是宣傳、訓練均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與金錢,演藝人員的舞台生命與事務所的存在密不可分,事務所絕對反對演藝人員的獨立;

第二、演藝人員不可脫離所屬的事務所加入別的事務所:事務所彼此之間存在競爭關係,在長期的發展下,日本藝能界的男女演員、搞 笑藝人、偶像團體等不同領域均已存在大型的事務所,壟斷通告與演出機會,倘若藝人走紅以後轉而加入別的事務所,不但會被指為「不知感恩」,並且遭到全面封 殺的命運;

第三、演藝人員不可不服從所屬事務所的指示:藝人的公共形象與粉絲的支持是事務所商業利益最重要的來源,為了要營造藝人的偶像光環,藝人的戀愛、結緍、離婚、婚外情、醜聞等不利形象的事件均需嚴加禁止,違反的藝人不是被要求自我反省,就是被中止演出機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1980年代紅極一時的田原俊彥與諸星和己,在1984年合約滿後解除與傑尼斯事務所的合作關係,未料,此舉被傑尼斯指為忘恩負義,全面封殺,田原俊彥多年無法在主流電視台演出,人氣急速下滑,差點結束演藝生涯,突顯經紀公司的權力。

在日本,戀愛、結緍、離婚、婚外情、醜聞等不利形象的事件均須嚴加禁止,違反的藝人不是被要求自我反省,就是被中止演出機會,付出慘痛的代價。圖為日本女星Becky因傳出不倫醜聞,所有演出機會均被中斷。(圖:網路)

在藝能事務所的眼中,藝人就是商品,在這樣的觀念下,對於藝人的限制與要求都被視為捧紅藝人必須的作為,倘若缺乏藝人工會的保 護,一旦藝人與經紀公司關係生變,在日本演藝圈的存活機會即會受到威脅。熟知日本藝能界生態的紀藤正樹律師即曾批判日本事務所壟斷藝人的生涯,他認為日本 現行的經紀制度違反了《勞動基準法》、《獨佔禁止法》與《不正競爭防止法》等法規,必須立即改變,否則這種剝削藝人的不合理制度,不可能改善日本藝能界勞 資不平等的生態。

小栗旬的戰鬥:演員工會與挑戰

近年來,日本藝人亦有改善日本藝能界不合勞動形態之議,最著名者為知名演員小栗旬的倡議。在接受雜誌《Quick Japan》(クイック・ジャパン)的面訪時,主張成立以演員為基礎的勞動組合,以改善日益惡化的演藝生態。他承認,日本藝能界的改善甚為困難,「必須作 要被殺掉的覺悟」,不久之後,SMAP解散事件所引起的騷動,更加引起日本社會對於藝能界勞動環境的關注。

日本人氣男星小栗旬,接受媒體專訪時主張成立以演員為基礎的勞動組合,以改善日益惡化的演藝生態,此言一出,獲得不少演員的支持。(圖:網路)

日本相關專主張以美國為本,提出一個符合日本藝能界的修正方案。美國於1933年成立的「螢幕演員工會—美國電視廣播藝術工作者聯盟」(SAG-AFTRA, Screen Actor Guild-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levision and Radio Artists)包含了演藝圈兩大工會,現有會員16萬人。電影、電視、廣播等從業人員均加入此一工會。工會主要工作除了維持會員的工作權利以外,更為較 為弱勢的劇作家等幕後工作者爭取權利。美國演員的經紀權、節目內容的製作、藝人的管理現有有不同的經紀公司負責,專業化程度較高,被視為美國演藝圈的「三 權分立」,提供從業人員較佳的保障。在日本的情境仙,藝能事務所則同時掌有經紀權、節目製播與藝人管理等權力,與藝人的地位極不對等。

日本的演員雖有由資深演員西田敏行擔任理事長的「協同組合」與「日本徘優連合」等工會組織,現有成員為2500人左右。但日本 戲劇製作過程常常通霄達旦,需要高強度的時間與精力投入,嚴重違反一般的勞動基準。倘若日本演員工會採行美國演員工會的勞動標準,勢必影響現行的節目製作 流程,加上日本廣播電視收益走向萎縮,藝能事務所近年的生存壓力嚴竣,對於可能提高製作成本的演藝勞動現場改革多半採取保留的立場。

然而,小栗旬的倡議,已顯示日本藝能界瞭解到現有勞動情境的不合理之處,日後發展,令人期待。

※本文亦發表於自由評論網【超A評論】

※更多互動請到我們的臉書粉絲專頁